欢迎您来到灌云史志网官方网站!
您当前位置:灌云史志网 >> 历史回眸 >> 史海钩沉 >> 浏览文章

办学痴人陈树德

2013-7-7 16:26:30 【字体:

 

王建忠

2007518日,来自美国、加拿大、土耳其、以色列、新加坡及我国台湾和内地20多个省市的200多位抗日“空幼”同学,齐聚张家界市侨辉高级中学,庆祝该校20周年校庆,盛赞陈树德老先生的办学思想。陈树德和他的侨辉中学再一次引起海内外人士的高度关注。

 

历尽贫寒与坎坷  蹉跎岁月孕梦想

1924615日,陈树德出生于江苏省灌云县一个农民家庭。3岁时,父亲病逝,家境顿陷困窘,贫寒伴随着陈树德度过幼年、童年。及至读书年龄,目睹同龄人进学堂,他也哭着闹着要去读书,后幸得已出嫁的姐姐相助才走进学堂。读书机会来之不易,陈树德倍加珍惜,极为用功,仅4年工夫便修完小学全部课程毕了业。此时,姐姐已无力资助,他只得辍学回家。后来,姐姐为他打听到一条升学门路:为一位军官太太之弟辅导功课。军官太太许诺,其弟若能与陈树德一同考上中学,愿承担他升学后的一切费用。陈树德闻之欣喜若狂,每日尽心尽责辅导,结果两人均考上中学,但军官太太却食言了,她掏出一把钞票,让陈树德回家。失望之至的陈树德愤怒地甩掉钞票,含泪跑回姐姐家……

1938年抗战爆发,陈树德的家乡沦陷,时年14岁的他随二哥一路逃难来到邵阳。为不饿肚子,他到驻守当地的国军当了一名勤务兵。1939年,退守重庆的国民政府在四川灌县(今都江堰市)蒲阳场创办了一所空军幼年学校,为抗战培养空军预备人才。1940年,空军幼校在湖南芷江招收13名学员,投考者逾2000人,陈树德以第一名成绩被录取。该校名师云集,校风严谨,在校5年时光,陈树德如饥似渴,系统学习了数学、物理、英语等大量课程,同时也深受一些爱国教官的“教育救国”思想熏陶。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正患病住院的陈树德只因收到几期《新华日报》而被校方“开除学籍”,终未取得飞行员资格证。后经朋友介绍,陈树德到大庸县(今张家界市)省立第八职业学校(大庸高农)应聘物理教师。试教时,校长严语相告:不胜任则请立即走人!其实,对所教中学物理课内容,陈树德早已了然于胸,但他不想误人子弟,也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因此,课余稍有闲暇便反复钻研教材,时常精心备课至夜阑人静;他虚心向同事求教,主动征询学生意见。试教结束,陈树德的教学获校方赏识,也赢得了学生的爱戴。此番经历,使他对教书这一职业产生了深厚感情。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陈树德先后任教于大庸县立初中、湘西自治州民族中学、吉首大学。1960年,陈树德因耿直敢言,受到不公正对待,被“开除公职,遣送下乡”劳动。1964年,州委一领导下乡检查工作时偶然得知他的遭遇,立刻着人恢复了他的公职。大庸县领导闻讯,将陈树德从州里要回,任由他挑选工作单位。陈树德仍然选择了“教书”。于是,县领导把他安排到县水电局管理水电职工学校。两年后,“文革”风暴降临,陈树德被多次批斗关押数月后,“开除留用”到县里的“七·二一”工大,半日教书,半日劳动,晚上则要写“思想检查”“反省”。但只要有书教,陈树德便觉充实,个人荣辱早已置之度外。期间,陈树德执着于教学,亲手教出了数百名基层水电技术人员,带领他们为当地修建了5座水电站和电灌站。时至今日,他的学生大都成了市、区水电局领导和技术骨干。

1980年,陈树德恢复公职,出任大庸县水电站站长,尽管工作干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但心中却依然牵挂着三尺讲台。幼年失学的辛酸令他铭心刻骨,也使他渐渐萌生了一个梦想——在有生之年办一所学校……

1984年,已届60岁的陈树德多方筹措资金,为水电局办起了一所两年制水电学校,为实现梦想作了一番初步尝试。

 

只缘心间存宏志  抒家办学写精彩

对陈树德来说,1986年是个喜事连连的年份:先是与去台湾的胞兄在分别近50年之后取得了联系,胞兄给他寄来了钱,并送给他一台小汽车;接着,港台的校友们帮助他办起了公司;不久,他被选为大庸市侨联主席,并当选为市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此时的陈树德早已膝下儿孙环绕,完全可以愉快地安享幸福晚年。然而,对教育深爱却使他的晚年演绎出了另一番精彩——

1987年暑假,全市有初中毕业生4000多名,因高中学位紧张,只能接纳1000多名高中新生,这就意味着有3000多名初中毕业生无法升学。面对这种十分棘手的局面,市政府领导同志找到陈树德协商,希望他以侨联的名义办一所高级中学,以缓解升学矛盾,减轻社会压力。市领导感人肺腑的话语勾起了陈树德对昔日失学的痛苦回忆,办一所学校是自己多年的梦想,何况又能满足社会对培育人才的需要。他没有犹豫,立即应允这一重托。经一个多月紧张筹备,侨辉高级中学于当年101日举行了建校成立大会。

办学筹备期间,63岁的陈树德将整个身心和几乎全部家财都投入了这份挚爱的事业。为落实校舍,他骑着自行车先后跑了十几个单位,最后租下了一家经营不善的旅馆权作校舍;为物色教师,他一家家登门诚恳相邀延请。退休教师胡维俊两次婉拒陈树德的邀请,陈树德契而不舍,先后邀胡老师的胞弟和堂兄一同上门做工作,胡维俊老师终于打动,来到“侨辉”主持教学工作。建校初期,招收班级不多,开支很大,所收学杂费付清房租后所剩无几,为维持学校正常运转,陈树德毅然将自己开办的侨汇公司资产全部转给学校,并拿出胞兄汇给他的数万港币和卖掉老伴金戒指所得交付学校使用,就连朋友李德辉赠给他代步的豪华面包车,他也交给学校使用。为了完善学校建设,陈树德四处求助亲朋好友,自己和家人却过着极节俭的生活。为了节约,他出差外地从不住带空调、彩电的房间;旅途就餐则自带方便面冲上开水解决。他说:“只要把学校办好,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1988年,陈树德被邀请参加了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蒲阳校友联谊会,他在大会的演讲中充满激情地说道:“我们的祖先为我们留下了千里运河,万里长城,留下了敦煌艺术,诸子百家思想。如果我们的祖先不留下这些精神的和物质的遗产,我们的历史将是一团漆黑,我们将不能以文明古国而自豪。我们这一代人是不是也应该为后代留下一些精神的和物质的遗产呢?因此,我创办了侨辉这所学校。”他的发言博得了来自北美各地同学们的热烈掌声和一致赞许,会后,北美蒲阳校友联谊会会长李德辉先生发出向侨辉中学捐资和赠送教具倡议,得到校友们的热烈响应,后来,加拿大英文刊物《东方教育者学会》上还专文介绍了侨辉中学。

1991年,“侨辉”办学规模初具,校舍房主却突然提出增加租金,否则扫地出门。这一变故刺痛了陈树德,遂决心自建校舍,改变这种受制于人的困窘。为筹措建校资金,陈树德可谓办法想尽,蒲阳校友捐赠的14万元正好派上用场,胞兄和侄儿所送数万元悉数凑上,就连大女儿积蓄多年的美金也被他“借” 了来,他还将新建住房作抵押向银行贷款20万元……在他努力下,“侨辉”新校园建设终于启动,一年后,“侨辉”新校舍落成。当年,张家界市人民政府为陈树德记大功,表彰他抒家办学的义举。

  老骥伏枥志高远  为国再绘新篇章

时至1994年,侨辉中学渐入佳境,《湖南统一战线》、《侨声》杂志和《张家界日报》等多次报道了“侨辉”的办学业绩,全国侨联授予陈树德“实现‘八五’计划和十年规划先进个人”证书,并多次获得省、市政协及教育部门嘉奖。陈树德的家人和亲属在为他感到高兴的同时,纷纷劝他见好就收,安享晚年。然而,此时的陈树德又在酝酿新的打算:他从一些在航空界担任领导和专家的校友那里得知,我国航空事业发展迅速,急需大批飞行员;何不利用自己与国内外航空界校友的广泛联系,建一所培养飞行员苗子的少年航校呢?

1995 6月,从未做过寿诞的陈树德,破例同意家里人为他筹办“祝寿庆典”。亲朋好友和以前的学生闻讯纷纷赶来为他贺寿。陈树德一改惯例,对送来的礼钱全部照收;面对盛情而来的亲友和学生,他如此“答礼”:“今天我欠各位一大笔人情,这笔人情,我也许永远还不起了,就算是大家帮我创办‘张家界少年航空学校’的第一笔赞助吧!”此言一出,学生们感动,亲友们愕然,老伴和儿女们却难以接受,写信向台湾的亲友“告状”。胞兄和嫂子闻之来信劝说陈树德:“老弟,你办了侨辉学校,也算对国家和社会做了件大好事,该适可而止啦;我们给你寄钱,是想帮你全家改善生活,你倒好,野心越来越大,拖累你全家跟着受苦受穷!再这样下去,今后我们不再资助你了。”陈树德在给胞兄的回信里诚恳写道:“我确实拖累了你们,今后不再资助,我也毫无怨言。但办学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我一定要把它干好干到底。”

凭着一腔赤诚,已逾古稀的陈树德经多方奔走,终于与中国航空学会北京科技培训中心签订了联合办班的协议。199591日,全国第一所“少年航空学校”在侨辉中学正式开学,来自广东、海南、天津及湖南的80多名学生成为“少年航空学校”第一批学员。

与普通中学相比,航校对办学条件要求更高。为兴建新的教学大楼,配备现代化教学设备,陈树德不顾自己年事已高,四处奔波,多方筹款。美籍华人周性初先生是陈树德的蒲阳校友,一位“航龄”达两万多小时的资深飞行员,为陈树德“老骥伏枥”的壮心所感动,向少年航校捐款20万元,并“借”给陈树德20万元作贷款抵押。陈树德向大女儿、二女儿“借”了11万元,又向数位好友借了近20万元,再将自己的住房和大儿子、小女儿的两栋房子作抵押,向银行贷款50万元,共筹得资金120余万元。张家界少年航校新教学大楼动工以后,70余岁的陈树德吃住在工地监督质量,督促进度,就连万家团圆的除夕之夜也是小儿子陪伴他在工地上度过,过度的操劳将他原本斑白头发染得几乎全白……

19964月,新的航空教学大楼落成投入使用,并配备了价值数十万的航空模拟设备和电脑、语音教学设备。人们目睹拔地而起的新教学楼,对这位壮心不已的老人充满由衷的钦佩。本可过上富裕生活的他,却因为痴心办学成了“欠债大户”。这一年,陈树德被当选为湖南省政协委员,他的事迹也入编《全国侨联主席名人名典》一书。

2002年,年近八十的陈树德老人为了侨辉学校的长远发展,他没有将学校交给自己的儿女,而是组建学校董事会,挑选了已在“侨辉”工作12年的杜正鹏出任校董事会执行董事、校长。他多次向人们公开表示:“侨辉”属于国家,属于社会,属于人民,不属于自己。

如今,为办学奋斗二十年的陈树德已是84岁高龄,目睹他亲手创办的“侨辉”在杜校长的主持下,各方面工作规范有序,招生规模不断扩大,新校区建设施工正如火如荼……他放心了,开心地笑了。

 

(作者单位:张家界市侨辉高级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