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灌云史志网官方网站!
您当前位置:灌云史志网 >> 人物春秋 >> 时代精英 >> 浏览文章

岁月无边 创业艰辛--记省劳模陈卉清

2013-9-8 6:56:29 【字体:

陈卉清

今年,是建国六十周年喜庆的年份。

人生,有许多事情可以慢慢的淡忘。

但是,对灌云电力发展的情感,我不会因时光的流离而淡忘。对于年事八十的我来讲,印象最为深刻人生最为欣喜的莫过于七八年三月五日参加全国人大会议,受到时任党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国家主席华国锋、人大委员长叶剑英等领导的亲切接见并留下珍贵的合影图片。

每当回想起这段往事,总觉得国家要发展、电力需先行、岁月无边、创业艰辛…………

一、       县城初期搞发电

我原来在国营东辛农场工作,是6级拖拉机修理工。19583月吴泉友从东辛农场调任县生产合作部副部长,那时的县城大伊山还没有电。到任后县里就着手准备搞柴油机发电,他向县委书记黄启讲,搞发电没有人不行,就建议县委将我从东辛农场调到县城来搞电。可当时东辛农场是属于省里直管单位,县委黄启书记就亲自到东辛农场协商直至把我调过来,时间是1958721。我来后就紧接着投入柴油机发电工作。发电厂的地址在盐河东,县生产资料仓库那里,仓库做厂房,有十多间,招了10多个徒工,记得的有孙恒歧、索连恒、徐炳珍、刘佃奎、王玉生,当时都挤在南边三间茅草屋里。说是发电厂,其实就我们10来人,我算是领班的,是发电车间副主任。厂长是县武装部部长严汝湘兼任的。于是我们就昼天白夜的干活,想方设法发电成功,所用设备是一台苏联产的13.5千瓦柴油发电机。通过艰苦努力,反复试车,于8月份发电成功。成功那天晚上,全镇人高兴死了,鞭炮齐鸣,锣鼓喧天,热闹的很,但发出的电能仅供县城伊山照明用。

紧接着就是大跃进时期的大炼钢铁,县城伊山到处都是小高炉,虽然是加班加点、没完没了地工作,但总是炼不出什么钢铁来,就取铁锅为原料炼铁,天天报喜。县里要求一天二十四小时昼夜不能停电,但机械这东西有时不听使唤,一旦停电了,我们就遭到上级严厉的批评。有一次停电,被陆均县长狠狠地批评一次,记忆很深,所以发电工作还是小心谨慎、非常认真的。

二、       架设海(州)灌(云)线

随着全县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县里急切地想外接电源,就找省里申请。当时省电业局局长叫于康,是本县陡沟人,他对家乡的供电事情当然很关心。时任县工业部部长吴泉友打游击时与于康有私交,吴泉友找到于康当然没问题,说支持灌云经济发展。当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经济非常困难,于康局长亲自决定把正在计划改造丹阳到奔牛的线路器材全部淘汰交付灌云县使用,这条线路是抗战时期宋美龄在美国争取的援助项目,铁塔是美国的产品(现在还在使用中,有60——70基,海(州)灌(云)线上紧靠伊山段),随后,吴泉友就带领一批人去拆线路,铁塔那么重我们就硬靠人力去解决。人在稻田里都陷到膝盖上,铁塔落倒时溅起的泥浆都有丈把多高,但大家没有叫苦叫累,干起活来满身都是泥水,搬运全部靠的是人抬肩扛,自己花运费,把材料用火车运回新浦再拖回来。铁塔不够就用水泥杆,当时用的水泥杆是从蚌埠买的,产品还未定型,属试验阶段,周边地区没有厂家做。架设线路除了吴泉友挂帅外,分工负责的还有封哲生、谭益学。工人们加班加点,不计报酬地苦干,省里也派出了工程队帮助我们施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架设任务。我是17几的个头,到完成线路架设后体重不到50公斤,架线过程中的青苗补偿,资金、电焊问题,全部要我去负责处理,工作生活艰苦得很,那真是累得瘦得像皮包骨头了。为了感谢省电力局领导的关心,在当时生活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我们请示县领导同意后集体送点胡萝卜等能充饥的农副产品,给省电业局的部分同志。那时沿途淮阴、洪泽等县,查运农副产品的运输车辆特别严,一旦发现有手续不正规的车辆,东西就被全部没收。我们只好把送胡萝卜的事选择走水路运输,从燕尾港到启东港,再辗转送到南京,虽然时间长,成本高,但为了圆满完成这份心意,最后还是做到了,等送到省局有关人员那里,他们十分高兴和感谢。因为胡萝卜能解决充饥问题。就是这样,从海州外接电源引入灌云的35仟伏海(州)灌(云)线就算完成了。

三、       上马110千伏伊山变

外电引入后由于用电多,线路长,耗损大,35千伏到本地电压压降大,电灯不肯亮,电动机难以启动,用电非常紧张,机械运转不正常,经常拉闸停电,用户意见非常大,领导也很着急,我们自己更是压力大。于是就争取上大的变电所升压,到省里去跑项目,当时(1970年前后)灌南就有了110千伏变电所,后省里批给灌南增容一台,从灌南送到灌云35千伏电压到灌云的电损还是大的,解决不了灌云的实际问题,加之1971年麦收季节,灌云遭受了连续阴雨天气,损失很大。县里就决定大搞70万亩“旱改水”,电力供应异常紧张的局面形成。我们连续跑省里,要求灌云上11万变电所。时任县长的朱宝华同志听取我们工作汇报后,说要放权给我们,不管怎么说也要上11万伏变电所,不管采取什么方法也要到镇江去买变压器。我们想办法到镇江去找大船,调来县公安局的民警随同前往,一共有十几个人,到镇江押船,硬是把110千伏变电所的设备买了回来,船靠停在生产资料公司的码头上,然后用拖拉机拉到南头110千伏伊山变的施工工地。这边朱宝华县长三天两头往省里跑,争取省里给灌云上110千伏变电所,该用的方法该用的手段全用上了,硬是把电业局说服了,这样110千伏伊山变电所就简易建成了。由于受当时条件所限急促上马,线路运行的保护设施跟不上,经常发生跳闸现象,跳闸使周边的居民都感到震动,跳闸的声音也特别大。当时规定跳闸次数超过10次以上再送电必须经过局长批准,不批准就没有人敢送电。当时设备就是这样,后来还是往省里跑,争取上面支持,使变电所的设备更新完善。110千伏变电所的建成与完善,给我县的供电事业带来了好的局面,较好地适应了当时工农业生产。

四、       力克顽疾降线损

我从东辛农场调到灌云来,可家还安在东农,在伊山是单身汉,工作起来无干扰,就一心扑在工作上。做起事来一心无挂二,全身心投入,有时放弃节假日。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我从县工业局长的岗位调任县供电局局长。工作中报表上发现全县供电系统存在不少问题,首先面对的是全县供电损耗特别大,用电漏洞特别多,偷电的不少,省里面规定的电力线路损耗是6-8%,而我们县当时是30%,上面意见很大。我有个工作习惯,喜欢到下面去走,掌握基层实际情况。我放弃节假日,大年三十晚叫食堂做点包子之类的食品,初一就骑着自行车从王集到沂北,从杨集到四队,把全县的整个供电线路状况了解一遍,为了尽快改变用电线损居高不下的落后状况,组织30人的用电服务基层小分队,用平板车拖着测试器材,整天在乡村里转,对用电户一家一家地走访察看,宣传用电常识和法律法规,教育群众不要私拉乱接,宣传对偷电行为既往不咎,从现在起必须遵章守纪。群众怕对过去实行处罚,通过我们宣传、教育、说服工作,消除了思想顾虑,积极配合工作。小分队的同志走到哪里就自带行李干粮吃住在哪里。白天工作,晚上坐下来汇报工作、分析情况,研究第二天的工作方案,工人们吃了那么多苦,我很受感动。经过半年的艰苦细致的工作,线损一下子降了下来,只有5%。省局看了我们的报表感到非常吃惊和高兴,就派人下来核实了解情况,我们把所做的工作一五一十地给省局作汇报,省局、地区局就组织系统内的人员来灌云县学习,要求介绍先进经验,并向系统内向全省推广。我们就请来白蚬乡落户的下放知识青年张晓玲同志,他有文化功底,既会写又会编,把灌云的供电情况与事迹编写出来,用文艺演出的方式在淮阴地区作巡回宣讲。省电业局又把灌云降损节电的经验推荐出去,外省市的领导和同仁们也纷纷来灌云参观学习。上级领导对灌云供电工作的肯定就是对我工作的鼓励,当时正值全国五届人大代表选举,省局就推荐我当人大代表,地方领导也在酝酿推荐中。就这样我就被光荣的当选为出席全国五届人大的代表,同时还被评为全国电力系统劳动模范、江苏省劳动模范,这是党组织和地方政府以及全县人民对我多年来工作成绩的认可,我也十分感谢党组织和地方政府多年来的培养,感谢和我共同生活和战斗的同志们做出的成绩,我深深地感到荣誉并不属于我个人,是属于灌云供电人这一整体和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