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灌云史志网官方网站!
您当前位置:灌云史志网 >> 历史回眸 >> 史海钩沉 >> 浏览文章

开国大典似春雷震撼全世界

2013-9-13 7:52:29 【字体:

1949101,是新中国诞生第一个国庆节日。时过六十多年,随着岁月流逝,当初盛典的状况,不论在北京或地方参加者,大多进入耄耋之年。沧桑往事,难记清楚。而我亲身经历,印象较深,昔日霞光美景,却暮年荣获。其因我比他们年皊小、工作早,父亲牺牲后,即进入苏北干校,故往事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永如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展现眼前,刻印在脑海里,依然如发生在昨天一样。

那年我是十五岁,再上溯一年,我的家乡灌云县大伊山解放了,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喜讯,如同花子拾金那样高兴啊!因为我的父亲孟子超烈士,就是在大伊山解放前夕牺牲的,当年我才十四虚岁。第二年为继承父亲的遗志,我便及早地投身到革命队伍中来。因此对这千载难逢的新中国诞生,第一个国庆节来临之际,怎不叫我欢欣鼓舞、万分激动呢?当年我所在工作单位,是灌云县政府总务股搞后勤工作。在那节日来临之前,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当上级正式通知下来,要隆重庆贺这个华诞,要求组织集会、游行,开展各种形式宣传活动。我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恨不得夜以继日不停地工作,为庆祝国庆多作贡献。九月三十日,我正在帮助钱壁林会计买东西记账时,忽然县政府总务股长张静波(老八路营长转业的山东人),找我说:“小孟,交给你一个特别任务,你要必须负责按时完成。”我一听说有任务,非常高兴,还没等上级吩咐叫干啥?便抢着回答:“是!保证完成。”

原来是板浦公安分局局长侍浩山在抄搜敌产时,缴获一台多功能美制收扩两用机。这次转播北京国庆盛况却派上用场。明天集会,就可以聆听到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讲话声音了。可是这台机有毛病,早已不响了。找不到合适人修理。因为在当时太珍贵,怕不可靠的人故意弄坏。张股长得悉我是本地人,便交给我这个铁任务。但我立即感到心中有底。便马上回答:“保证安全及时完成这个任务!”并表示完不成,甘愿受处分。

为什么我感到心中有底呢?就在离我家不远处,有个会修理的人。他名叫翟镜溪,原是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毕业。但他业余爱好无线电(以后他参加工作,县委宣传部在民众教育馆设收音站,任站长)。我接受任务后,便抱起收扩机,直奔翟家而来。他见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又见我怀抱机子,便接过去,立即打开进行修理。对我说:“不用介绍了,这是政府对我的信任,我会倾心协力把它修好,你放心吧。”只见他非常细心地将机子拆开,认真检查各个零件。我站在一旁观看他的操作,尿在裤子内也不敢离开半步。目不转睛地盯着翟先生脸部表情。而他每查到关键时,眉头总要皱着紧锁起来,而我的心也跟着上下跳个不停,很怕查出了大毛病难以修复。检查结果,他摇摇头说:“我无能为力,是电子管坏了”。他的话如同晴天霹雳,把我震呆了。他看我这副傻样子,赶忙宽慰我说:“莫怕,还有办法,你只要在十二小时内,到新浦办到电子管,我保证修好。”他话刚落音,我马上去找上级汇报。张股长抬头看看钟,此时已到晚上八点了,距离明天正日,很巧也是十二小时,而去新海连巿新浦路程八十华里,当时交通不便,泥土路面,七坑八洼,更无汽车通行。这一往返,加上买电子管要找灌云地下党驻新浦地下关系顾子屏,时间十分紧迫。但张股长还是沉稳地叫我马上睡觉。他又检查了下准备的自行车,并将买东西的钱,塞在我的口袋里。人心中一旦有事,哪能睡得着觉呢?半夜鸡叫,我就出发了。人不离鞍,车不停转脚踩风火轮似的。天麻花亮,仅两个多小时,进入新浦市区。清晨找到顾子屏,他将我带到一家商店门前,叫我打门,他未等开门便走了。因新浦解放时间不久,社会还有些乱,我很明白其意。商店门敲开后,我对店主说明来意。他热情接待。并拿出茶食慰劳我。我吃东西时,他已将电子管用油单纸包装好。并说多给一个留后备用。我掏钱叫他开发票,他既不开票也不收钱,他叫我快赶路,临别时他笑道:“我知道你大哥叫孟凡志,解放前几年在新浦做徒工,以后到临沂解放区去了。”     

一切事情办妥后,我高兴地骑车往回赶路。出市区过贾圩,我心花怒放,好像飞一样,口里还哼着一段《武家坡》大戏:“一马离了西凉界啊- - -

嘴上没毛,做事不牢,就在离大伊山尚有十五里路程的小柴市,发生了天大问题!真像唐僧取经一样:九九八十一难,最后一难被老鼋掀翻河中,几乎被淹死。在小柴市过河时,我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渡船人多,船一边歪,我一不小心连车带人栽入河里。幸亏水浅仅漫过我的头顶,但我马上意识到,因我不会浮水,赶快将电子管油纸包,一只手将它托举过水面,一只手往岸上爬。这时亏撑船老翁将我拉上岸,又帮我将车子捞上来。我好比落汤鸡子,又头脸皆泥,活像当时传谣的“水怪”。我也顾不上洗涤,骑车往回赶路。进了伊山镇就直奔翟先生家跑。进门时把他吓一跳,未等我解释,他已猜到是怎么回事,问道:“掉进河里吧?我说是的,但管子未湿。他点点头说不错。言谈之间机子很快修好了。我道声感谢,掏出修理费,他再三不要,我只好向领导回报后再说。便笑嘻嘻地抱着机子跑回机关,交给张股长。大家见我和泥猴子似的,都哈哈大笑。亲昵称我是“小水怪”。

十月一日上午,收扩机准时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消息,声音正常。会场设在马常年大洋楼南侧,被日本侵略军飞机炸毁的大生药店的废墟上,搭了很大的布棚。挤满了人,先听解放江南各地很多捷报。直到下午北京开国大典开始,收扩机转播了天安门的实况。只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男播音员齐越和女播音员丁一岚两个人,口若悬河,一个高昂宏亮,一个婉转悠扬,对口交叉介绍大会场景。至下午三时,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林伯渠宣布:“开国大典典礼正式开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就位,副主席就位,委员就位。”接着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在伴随着代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声乐中,毛主席亲手按动电钮升起了五星红旗。大地欢声雷动,毛主席庄严宣告,震撼了全国,震撼了全世界,开创了中国各族人民新纪元。与此同时, 54门礼炮齐鸣了28响,代表中国共产党领导54个民族人民奋斗28年。如报春惊雷,回旋在天地间。随即毛主席宣传中央人民政府第一号公告,接着电波又传来了朱德总司令检阅海陆空三军的消息,并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命令》。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迅速肃清国民党一切残余武装,解放一切尚未解放的国土。收扩机不停地响着。全场鸦雀无声,人们静听着,街市上的晚会活动,欢乐的人群,一直延续到夜间11 点钟才结束。回来后,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心想要是父亲他活着能看到今天这个场景,那才多好呢?可惜他在祖国黎明前牺牲了,真是江山得来不易啊,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您安息吧!

                 (原灌云建委离休干部 孟凡思 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