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灌云史志网官方网站!
您当前位置:灌云史志网 >> 历史回眸 >> 史海钩沉 >> 浏览文章

辛亥革命震撼灌云 五四运动唤醒民众

2013-9-17 2:37:22 【字体:

 

1911(农历辛亥年)10月10,武昌起义爆发,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革命,结束了中国二千多年的封建统治,推翻了清王朝。辛亥革命的一声惊雷,震撼着中国,巍巍的云台山怒吼了,浩瀚无垠的黄海泛起了波涛,海属地区人民,在辛亥革命的影响下,纷纷揭竿而起,高举义旗,把斗争的矛头直指清王朝在海州的腐朽统治。

武昌起义的消息传来,海州的一些有识之士,纷纷响应。118,小北集(今灌南县李集镇)地主出身的李砚斋(李七)不满清政府的残暴统治,积极响应武昌起义,率领1000多名农民义军,攻打驻守在武障河、龙沟河的清军盐防营,清军被打得大败,望风而逃。义军缴获清兵火枪200多支,格林炮一门,军用品2牛车,俘虏清军100多人。义军们斗志十分旺盛,计划直取海州,在进兵海州途中,遭到驻在大伊山的清兵管带贾太光的残酷镇压,起义终于失败了。大伊山人任鹭洲、吴国荣在武昌起义的影响下,自比陈胜、吴广,聚众起义,几天内,起义军队伍发展到600多人。起义军与驻伊山的清军展开激战,由于农民义军缺乏严密的组织领导,没有作战经验,又武器装备差,在清军管带贾太光的血腥镇压下,起义不到半个月就失败了。

受辛亥革命的影响,驻扎在海州碧霞寺的清海州盐防营的士兵接受了革命宣传,于十月初二(11月21)下午4时举行暴动。他们打进海州衙门(今海州师范院内),火烧州官住宅,州官陈宗雍被吓得东躲西藏。暴动士兵砸开牢门解救囚犯,几百名囚犯砸开镣铐,涌入大街小巷,狂奔乱舞欢庆获得新生。从此,农历十月初二11.21)成了海州的“光复日”。

农历十月初四日(11月23),已与革命军取得联系的清江北新军13协派一个营的兵力由营长何锋钰带领,浩浩荡荡地赶来海州。海州百姓听到消息后都主动到东门外列队欢迎新军。新军驻扎在石室书院(今海州师范附小院内),何锋钰兼任海州第一任民政长。海州的青年们欢欣鼓舞,剪去辫子,戴上招檐帽,涌上街头,载歌载舞,奔走相告,庆祝光复,老人们也扬眉吐气地蓄上了头发。

海州南乡的大和庄(现灌南县兴庄乡兴集村)原是海州大地主谢希愚的客庄,有18顷肥田。每年秋收后,谢家就用船把地租粮运回海州。谢家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而贫苦农民交了租,烟囱就无法冒烟了,农民们对这种残酷剥削早就心怀不满,但敢怒而不敢言。1911农历九月二十三日(11月13)晚上,在农民领袖孟昭纲的带领下,庄里庄外140多个青壮年农民,手持锄头、铁叉、扁担、铡刀等农具,涌进大和庄,砸开谢希愚的粮仓,肩扛、车推,一夜功夫,将十几万斤粮食扒走全部分光。谢希愚慑于辛亥革命的影响未敢声张,只好哑叭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海州名家沈云沛曾任过清邮传部右侍郎,翰林院编修,为人十分吝啬。沈圩是沈云沛的庄子,1911年,沈圩一带因旱灾,颗粒无收,11月初,沈云沛的表弟朱文章家断炊,到沈家借粮,好说歹说他都不愿借。朱文章空手回家,气得火冒八丈,下决心从此与他断了亲,又心头一横,跑到各个村庄活动断炊户,仅几天时间,就有200多农民愿意跟他去沈云沛家抢粮度命。一天晚上,只听铜锣一响,在朱文章的率领下,200多个穷汉子从四面八方涌进沈家院子,一轰而上,砸开粮仓大门,将他家200多石粮食抢光分净。事后,沈家花钱雇来大伊山清军管带贾太光的队伍,将朱文章抓去杀害了。

下车乡董人董开基,辛亥革命前曾任洋务派首领张之洞部下镳师兼教习。1911年在镇江清军统领徐宝山部下任管带(相当营长衔),领兵驻守镇江。在武昌起义的影响下,他毅然顺应历史潮流,抛弃旧营垒,宣布倒戈起义,镇江宣布光复后,又率部参加光复扬州的战斗,推翻了清王朝在扬州的统治。革命党为了夺取南京,组织江浙联军,联合攻打南京。当时南京驻有清兵2万人,驻军首领是袁世凯的心腹辫帅张勋。董开基被任命为攻克设在浦口张勋老营的敢死队前线总指挥。在江浙联军的强大攻势下,张勋兵溃,率残部北逃徐州,仅3天时间,南京就光复了。董开基于胜利的前一天下午,在前沿阵地,为推翻清朝的反动统治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南京光复后,革命党人为他举行了厚葬。

海州光复后,民国南京政府裁州设县,改海州为东海县,因当时海州辖地广袤,加上县内各派势力斗争十分激烈,故省议员邵冶田联合名流陈百川、江问渔等为分县而奔走呼号,提议将东海县所辖50个镇中划出板浦、大伊、三星、新安、张店、铁牛、路东、路西、湖坊、莞南、莞北、莞渎等11个镇,新设置“朐东县”。1912年春,江苏省议会议长张謇十分关心东海分置两县问题。他在光绪二十年(1894)中状元之前,曾在赣榆县书院任教谕多年,对海州境内的情况比较熟悉,建议新置的县,南有灌河水,北枕云台山,应以境内名山大川命名,取灌河、云台山的首字为名,称“灌云县”,得到了邵冶田、陈百川、江问渔等人的拥护。经江苏省议会批准,设置灌云县,县治板浦。19124月,省议员沈臧寿(南通人)来灌云首任民政长(县长)61,沈臧寿莅任视事。

伟大的“五四”反帝反封建运动爆发后,中国像沉睡的雄狮一样猛醒了,灌云大地再也不是万马齐喑的局面。凡全国性的学潮和工动及其它爱国运动,都在灌云产生了强烈的影响。

191956,江苏学界、省教育会通电声援北京在“五四”运动中被捕学生,坚决要求北洋政府立即释放被捕学生。5月上旬,学监屠方带领设于板浦的江苏省立第八师范首届毕业生赴宁、沪、杭参观学习。当他们抵达上海时,正遇上上海学生游行声援“五四”运动,八师学生在其感召下,立即派出学生代表与游行的指挥者联系,要求参加其游行队伍,当即获得同意参加游行。回校后,代表向全校师生报告上海学运情况,八师顿时沸腾起来,全校师生走上街头,游行示威,高呼“废除二十一条!”、严惩汉奸卖国贼!”等口号,并向江苏省督军李纯、省长齐耀林发电报。接着八师成立学生救国会,提出“抵制日货为救国良策!”的口号。学生会主席、学生救国会会长宗琦带头上街演讲,痛斥日本的经济侵略。并组织学生清查、销毁日货。因此,一些奸商十分恐惧,纷纷把所销售的日货藏起来。

各界人士爱国运动的迅猛发展,使日本帝国主义者惶恐不安,驻青岛的日军害怕从灌云运出的大米被扣留,急忙以运米“帆船濡滞”为由,派两艘兵舰到灌河口外停泊,准备将帆船所装的米换装到战舰上,以便迅速运往青岛。灌云各界人士扣住日本运米的战舰,并查出“勾通奸商运米出口,接济外人”的公兴泰商行的行东就是灌云县知事陶士英。此事激起了八师学生的公愤,师生们愤然冲进县公署,推倒公案桌,陶士英吓得抱头鼠窜。随后八师学生立即派代表去南京控告陶士英,江苏督军李纯、省长齐耀林在群众舆论的压力下,不得不将陶士英私运的大米(14)全部充公,陶士英也被迫调离,灰溜溜地滚出灌云。

191963,北京各校学生为反对北洋政府媚日的卖国外交政策,分赴四城门演讲。北洋政府出动大批军警血腥镇压,将北京大学作为临时监狱,逮捕爱国学生1000多人,67,灌云各界数千人集会声援“六三”学生运动,并组织抵制日货等爱国活动,八师学生到处抓捕北洋军阀政府灌云县商会长和农会长。县商会长许丽云开设的“隆泰杂货店”私进日制火柴12箱,被八师学生查出,扛到板浦北门,师生们手拉着手围成人圈,把日货置于人圈中间当众烧毁,围观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经过“五四”运动洗礼的省立八师,新文化运动蓬勃兴起,学生的作文已改为白话文,《新青年》、《进化论》等进步书刊也进入校图书室,八师学生办起了民众学校,他们利用晚上为民众上课,旨在唤醒民众。八师学生还办起了《责任》进步期刊,先后出版了30多期。

灌云东辛人朱仲琴(1896—1972,字友瑟)出身于贫苦的农民家庭,毕业于八师。他同情工农,抱着改造社会寻求光明的决心,深入社会搞调查,于1920年初写出《海属社会面面观》,发表在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编辑的《新青年》杂志1920年第八期第五号上,之后,不少报纸、杂志也相继转载,并编入了中学生语文课本。李大钊还亲自写三封信给朱仲琴,第一封信勉励朱仲琴以工农为文艺创作主体,朱仲琴复信致谢;第二封信是《新青年》杂志决定发给稿酬,朱仲琴回信愿将稿酬献给《新青年》编辑部作办刊经费;第三封信是李大钊向朱仲琴致谢,并告知以后出版的《新青年》杂志每期寄赠20册给八师。于是《新青年》杂志在海属地区的影响进一步扩大,对新思想、新文化的传播发挥了积极作用。

1921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她像光芒四射的灯塔,照亮了中国革命的道路,给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带来了光明和希望。

1921118,中共北方区委负责人陈独秀和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派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主任罗章龙和干事李震瀛(李大汉)到陇海铁路沿线指导工人运动和发展党的组织,罗章龙、李震瀛等人到徐州后,发动了以徐州为中心的陇海铁路工人大罢工,一举取得了胜利。陈独秀在写给罗章龙的信中说:陇海罢工,捷报先传,东起连云、西达陕西,横亘中州,震动畿辅,远及南方,这是我党初显身手的重大事件”(《江苏党史资料》第32期第34) 19221月,灌云籍的韩森青、肖学文在徐州被吸收入党(《罗章龙回忆陇海铁路大罢工》),由于当时陇海铁路尚未修至海属地区,故韩、肖两人在家乡灌云没有什么革命活动。

1925530,上海学生及群众举行反帝游行、演讲,遭到英国巡捕开枪镇压,共产党员、上海大学学生何秉彝,共青团员、同济大学学生尹士何等11人被打死,8人重伤,轻伤无数,数十人被捕,酿成震惊全国的“五卅”惨案。69,灌云县工、商、农各界成立沪案后援会”。学界组织演讲,商界发起募捐,数日内即募集大洋300元,支持上海反帝爱国运动。618,全县各界为沪案死难同胞举行追悼会,学生纷纷登台演讲,响应全国声援浪潮。

家住陡沟的冯逸农(人们俗称冯五,1900.5-1977.2),1921年在北京大学预科学习,两年后又在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1923年冯逸农亲听李大钊的演讲,受到很大的鼓舞,后又按陈独秀的要求,在北大学生中组织读书会,主编《海星》旬刊,自费出版30多期,并在《申报》上发表文章,宣传革命思想。1925年,冯逸农到李大钊寓所面聆教诲,1927年春,李大钊写信给吴雅晖、钮永进两人,极力推荐冯逸农。428,李大钊被害后,冯逸农回到家乡,组织发动反对军阀的斗争,并组织了千人武装在大伊山与军阀孙传芳的军队多次激战。

19276月,苏皖浙赣闽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部被北伐军追击退却,经过灌云时,大肆劫掠,奉军张作霖部也被北伐军击退,由板浦向北仓惶逃窜。国民革命军独立师李明扬部到达大伊山后,派人到板浦去劝说军阀政府警备连连长于少清等人投降。灌云县军阀政府拒绝投诚,于少清携械潜逃。李明扬即挥师进入板浦,赶走军阀政府的灌云县公署知事(县长)刘铁山,宣布国民党灌云县政府建立,陈协恭任国民党灌云县政府县长。

    冯逸农率众欢迎北伐军,并动员群众慰劳北伐军,为北伐军送粮草、磨面、抬担架、洗衣被,深受北伐军的好评。

                                                                                                           (孙绪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