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灌云史志网官方网站!
您当前位置:灌云史志网 >> 历史回眸 >> 史海钩沉 >> 浏览文章

灌云县委秘密诞生 “六一”逮捕惨遭破坏

2013-9-17 2:43:17 【字体:

19287月,李超时为了迅速把灌云县中共党组织建立起来,派共产党员朱士吉和李秀琴(李慎之)两人以假夫妻名义,用教书为掩护秘密地来到灌云。

朱士吉(1903—1972)原名朱雪村,又名朱黑芷,江苏铜山县人,1923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去广东后受党派遣到厦门大学读书并做青运工作,19277月任北伐军第47军军委委员,“七·一五”事变后,返回家乡从事革命活动。朱士吉和李秀琴到灌云后,迅速与在国民党灌云县党部任职的共产党员李静山取得了联系。通过李静山的精心安排,朱士吉、李秀琴很快取得了在国民党灌云县党部任职的身份,从事建党和搜集情报的工作。后国民党灌云县党部对其活动有所察觉,进行暗中监视。为了排除国民党的怀疑,不久,党组织就将李秀琴调离灌云去白塔埠小学任教,开展党的地下工作。

为了贯彻中共“六大”会议精神,进一步发展和巩固党的各级组织,把革命引向新的阶段,徐海蚌特委代表大会于19281257日在邳县李庄村召开,李超时列席会议。会后,中共东海特支迅速健全了组织机构,改为中共东海县委。县委由李超时、杨光銮、惠浴宇、张鉴堂、毛汝楠、董建华、李少堂、武同儒等人组成,李超时任中共东海县委书记,杨光銮任组织部长,惠浴宇任宣传部长。

192812月,中共涟水县委为加强对新安地区党组织的领导,成立了新安特支干事会,管作霖担任新安特支干事会书记,管海萍担任组织干事,赵启生担任宣传干事。新安特支干事会下辖管庄支部(书记管海萍)、惠庄支部(书记惠美乔)、窑湾支部(书记周勤珍)、新安镇党小组。先后在新安特支干事会担任领导职务的还有刘瑞龙、刘生、张小天等。

12月,国民党灌云县党部奉省党部令,组建区级党部,共产党员惠美管打入国民党第三区党部任执委,共产党员相国祥、周鎏任第三区第二区分部执委,共产党员武心毅在南城第二区任监察委员,江守元任第二区党部第一区分部执行委员,武同儒、于殿乔任第二区党部第二区分部执行委员。

1928年下半年是灌云县党组织蓬勃发展的时期,1928年冬,中共东海县委利用东海中学师范科毕业生分配之机,派共产党员张开基、陈奇到灌云县老沟小学任教。张开基、陈奇利用教师职业掩护,先后发展了杜相国、杜恒彩等17人入党,成立了老沟支部,张开基任支部书记。中共东海县委又派毛汝楠、王芷英(女,又名褚秀峰,河南许昌人)、仲衡()到灌云县大村海宁小学任教,武同儒也回大村与毛汝南一起发展5名农运骨干入党,于1929年春建立大村党支部,毛汝楠任中共大村党支部书记。在南京上学时入党的李守栋,从上海回到家乡东圩,与中共江苏省委特派员刘瑞龙取得联系,积极开展党的活动,先后发展赵辅昌、李守根等人入党,成立东圩党支部,赵辅昌为支部书记,中共东圩支部属东海县委领导。共产党员潘闵如从上海回到家乡,在伊山三育小学任教,发展王心德、唐广杰、杨如轩、郭开全、韩俊书5人入党,1929年成立党小组。

19281119,国民党灌云县党部召开第二次代表会,中共板浦支部决定派遣具有双重党籍的共产党员武心毅、武同儒、周春如、孙大珂、宋沛然等人参加竞选,以争取打入国民党灌云县总工会、农民协会等群众团体,开展民运工作。竞选结果武心毅、孙大珂当选为国民党灌云县党部执行委员,因孙大珂和胡希溓尚在东海中学读书,推辞不就,由当选候补执行委员的武同儒、周春如递补为执行委员。316,执委会召开常委会,分工武心毅为组织部长,武同儒为宣传部长,周春如为民训会常委,李静山为总工会委员,宋沛然为农民协会委员,共产党员基本控制了国民党灌云县党部及民运团体的主要职务,为开展民运工作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1928年底,灌云境内已有共产党员360多名,为县委的成立创造了条件。19294月,中共灌云县委在板浦秘密成立,朱士吉担任县委书记,李静山、李秀琴、张淦清、武同儒、娄培汝、井八公等人为县委委员(亦有资料说李超时、宋绮云兼中共灌云县委委员)。中共灌云县委的成立,标志着灌云县的革命斗争进入了新的阶段,党的地下工作活动增多。如,1929年初,新安镇恶霸地主豪绅王寅白和于兆飞,因受过中共地下工作者的斗争和打击,不甘心失败,利用兵荒马乱、国民党钞票又不断贬值之机,为搜刮民财,幕后策划40多商行发行票券计5000多元,统一由镇商会盖章,以此套骗群众现金。新安特支从人民利益出发,于3月下旬,发动300多名群众手持长矛、大刀、棍棒,一路高呼口号:“票券是骗人的,我们要求马上兑换硬币!”把商会围得水泄不通,强行要求兑换银元。商会一时难以招架,便采取软拖硬磨的办法,群众坚决不让,一拥上前摘下商会的大牌子,迫使商会按时兑换银元,群众利益受到保护,斗争取得了胜利。

5月下旬,东海中学中共党组织发动“水浇谷延隽,拳打陆秋斋”的学生运动,板浦乡师掀起学潮,学生罢课,竞选学生会主席,声援东海中学学生的斗争。

此间,蒋介石借口确保孙中山灵柩由北京南运紫金山安葬的安全,密令各地严加防范,对一些共产党员和可疑分子进行大逮捕。61,国民党江苏省党部特派员朱爱周会同国民党灌云县政府,带领县卫队对县、区各级党部、工会、各学校进行包围搜捕,一连数日,共捕40多人,其中有共产党员李静山、武同儒、武心毅、张善通、孙大珂等十余人。朱士吉、宋沛然、张开基等人获悉逃离县城,中共灌云县委自行解体,板浦、大村、太平堰一带的党组织也遭到严重破坏,党的组织活动停止。只有新安镇附近的党组织尚能活动。这次大逮捕,史称“六一”大逮捕。

“六一”大逮捕以后,国民党灌云县党部的党务也随之瘫痪,全县国民党员及群众团体的工作人员因恐被牵连,纷纷逃离,国民党灌云县党部的执监两委也停止了工作。海属共产党组织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中共东海中心县委书记李超时和部分中心县委委员被通缉;大部分党员避走他乡,组织系统被打乱,惠浴宇、杨光銮、郇华民、张鉴堂等党的活跃分子在本地无法立足,先后去了上海;武同儒、武心毅、李静山等人被转押江苏省高等法院清江分院审理。武心毅被判处徒刑一年。李静山坐了16个月牢房,被宣布无罪释放。武同儒在狱中经受了酷刑的折磨,始终没有屈服,多次提出抗诉,直到向国民党中央行政院院长谭延凯上诉,状告“灌云县县长许柏堂挟嫌诬陷非刑逼供滥押朦报”并请律师李荫之为之辩护,清江法院终因证据不足准其取保释放。

中共江苏省委果断地决定撤销徐海蚌特委,并将蒋云、张仲逸、董畏民、罗世藩等人调往上海,以保存革命力量,东海中心县委的工作由省委直接领导。

中共江苏省委将李超时、刘瑞龙调往南通,组建通(南通)海(海门)特委,李超时任通海特委书记,刘瑞龙、王玉文、张辛、陆克等同志任委员。192911月中共江苏省委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李超时、刘瑞龙代表通海特委出席会议,并向大会专题汇报了通海地区的工作。当时参加会议的周恩来、陈云、李富春、李维汉、何孟雄、李硕勋等中央和江苏省委的领导同志对他们的工作非常满意。当时,周恩来任中央军委书记兼组织部长,在他的关心和支持下,决定在通海如泰地区成立红十四军。并派一批懂军事的干部到通海地区。中央决定李超时为红十四军政委,黄浦军校毕业的何坤同志任军长,薛衡竟同志任军参谋长,余乃成同志任军政治部主任,张爱萍同志担任一师二团四营营长。徐德、黄火青担任通海边境的军事特派员。

李超时、刘瑞龙同特委领导人一起,首先对通海如泰的红军游击武装进行改编,如泰地区的红军武装改编为第一师;通海地区的红军武装改编为第二师。19304月上旬,红十四军在如皋贲家巷召开有数万军民参加的成立大会。

在成立红十四军的同时,中央还计划在徐海蚌地区成立红十五军。委任当时任宿迁行委书记的李干成负责红十五军的筹建工作,并担任红十五军三师政委,海属地区党的武装编为第五师,灌云地区党的武装编为红十五军五师第八团。李干成领导了马园等地民众到地主庄园夺枪行动,并组织一支武装部队,发动洋河暴动,后因叛徒告密,使暴动失败。因此,红十五军在徐海蚌地区一直没有成立起来。

红十四军成立后,决定进攻如皋西南敌重要据点老虎庄,1930416日,红十四军分3路进攻老虎庄。由于敌人火力太猛,加之红十四军没有战斗经验,几次进攻受阻,何坤军长不幸壮烈牺牲,老虎庄没有打下来,红十四军撤出战斗。何坤同志牺牲后,中共江苏省委任命李超时任红十四军军长兼政委,通海特委书记由刘瑞龙同志担任。

红十四军的迅猛发展,使敌人十分惊慌。哀叹“人数分散,鞭长莫及,军警疲于奔命。”地主豪绅们急忙派代表,给蒋介石拍加急电报说“通海离南京仅一日之程,实为畿辅之患”要求蒋介石派重兵清剿。国民党专门成立“剿共总指挥部”,纠合上万兵力,对通海地区发动了8路围剿。李超时和刘瑞龙带领通海军民,采取了集中优势兵力攻其一点的战术,将敌先头部队分割包围,消灭了进剿的敌先头部队。吓得其他敌人撤回原防地。

19308月,在李超时的带领下,红十四军决定发动“黄桥暴动”,红十四军主力分4路进攻黄桥,正当我军两路已突入城门,即将拿下黄桥的关键时刻,内奸李吉根、李治平突然从南路、东路撤兵,并把敌军李长江部暗中引到我军背后,使我军侧后受敌,造成我军重大伤亡,被迫撤出战斗。

在敌人重兵的猖狂进攻下,红十四军的斗争失败了。19315月李超时被调到中共江苏省委工作,6月,他奉省委指示到徐海蚌巡视工作,不幸在镇江车站被捕,在敌人的监狱里虽然遭到严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国民党江苏省主席叶楚伦亲自出面劝降,遭到李超时的严辞痛斥,敌人在拷打和诱降手段失败之后,决定杀害李超时。李超时于919日在镇江北固山刑场英勇就义。临刑前他对难友们说:“共产党一定会胜利!活着的同志一定要斗争到底!”然后从容地走向刑场,沿途他还高呼:“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并高唱《国际歌》,充分表现了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崇高品质。

李超时同志牺牲后,江苏省委调刘瑞龙同志任省委巡视员,负责指导徐海蚌和灌云地区党的工作,化名张云生,以卖野药、画墙头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每次来灌云工作都在上马台孙秉惠家落脚。

“六一”大逮捕以后,共产党人并没有被吓倒,他们又投入了新的战斗,使灌云县党的组织又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1929年夏,在东海中学入党的孙存楼,毕业后回到家乡上马台,先后发展了孙存林、孙秉惠、孙秉球(海光)3人入党,成立了上马台党小组,属东海县委领导,后因远离东海,不便领导,便将该小组划给淮盐特委涟水县委领导,属管庄支部。同年秋又发展杨德显、秦志銮、孙以德入党,成立上马台党支部,支书孙存林。上马台党支部又发展张店小学姚锦琚入党,姚景琚又在陈集发展李立田、赵永桂入党,成立陈集党小组,后陈集党小组又发展邵如龙等人入党,成立中共陈集党支部(又称花园支部),支书姚锦琚,支委邵如龙、封必琉,有党员10人。1929年夏,共产党员李守栋、赵辅昌在前庄发展李志亭、王井文、单玉珠、李怀功等人入党,建立前庄党支部,支部书记李志亭。由于东圩、前庄、后皂三个支部的党员增至60多人,中共东海县委决定成立南区区委,李守栋任书记,乙兆科、赵辅昌为委员。此时,共产党员孙若溪、厉国祯也在灌云的西部积极活动,开展了许多工作,扩大了共产党在西部影响。

1929年夏天,家住涟水县的共产党员李干成(李池)、张XX因身份暴露,在家乡无法立足,来到灌云上马台破庙庄小学,以教书为掩护,秘密进行革命活动。

19299月,中共灌云县委在上马台重新建立,宋沛然为书记,张开基、陈奇为委员,为了便于领导和开展对敌斗争,涟水县委提出经淮盐特委批准,新安镇特支干事会划归灌云县委领导,管作霖任中共灌云县委委员。

19291031,国民党灌云县第一届整理委员会开会作出决定,将武同儒、武心毅、于展乔、江希庄、张少三、杨汝熊、孙大璜、宋沛然、张善通、惠美琬(惠浴宇)、惠美管、武永嘉、管作霖、周鎏、孙大珂等15名跨党分子开除出国民党,呈报江苏省党部,转呈国民党中央。

192911月初,中共灌云县委在上马台破庙庄召开县委扩大会议,调整县委领导班子。宋沛然调沭阳县工作,张开基、陈奇调东海县。管作霖担任中共灌云县委书记,孟祥祯、冯正英、管海萍、程宝礼、管春兰、赵永桂为委员,同时决定将新安特支干事会改为新安区委会,管海萍任区委书记,程宝礼、管春兰、王顺来、赵永桂任区委。辖新安、管庄、惠庄、窑湾四个支部,后又增加新安镇河南支部,新安镇东边的半路周庄支部、温庄支部、张湾东三大门支部,共8个支部和屈西小组,共有党员70多人。

为了适应发展和斗争形势的需要,中共灌云县委决定在全县建立新安、东区、西区、响水四个区委,在县城县中、师范学校,乡村师范学校建立中心党支部。东区区委下辖马台、陈集、东山岔、西山岔、河北、侯家洼、后惠岭6个支部,有党员40多人,赵永桂任区委书记。西区区委下辖老沟、白皂、李埠庄小学、余兴、余兴小学、李集、杨三庄8个支部和连五庄党小组,西区共有党员60多人,冯家驹任区委书记。响水口区下辖响水、大怀兴、三合庄、三口4个支部,有党员30多人,孙希伯任区委书记。

19301月,灌云县中学生徐以忠(徐润斋)在寒假中领导家乡东海三个村的农民参加年关抗捐斗争,由东海中心县委委员李聚春介绍入党,开学后,东海中心县委安排徐以忠为灌云中学、灌云师范、乡村师范的中心支部书记。

193054,国民党灌云县党部常委丁国清发起在响水口召开中小学生体育运动会,参加这次运动会的有:响水口私立职业中学、响水口小学、双港小学、杜大圩小学和海安集小学等10多所中小学,运动会规模较大,很多老百姓都前来观看。杜大圩地主杜某想借运动会出风头,力夺锦标,竟弄虚作假,把看家的年轻门勇冒充学生参加运动会,获得团体总分第一。引起其它各校师生的不满,并发生争吵。国民党灌云党部常委丁国清却袒护杜某,激起其它学校师生的愤怒。党员孙海光、孙存楼、孙大珂等人认为是发动学生闹学潮、揭露国民党丑恶的极好机会,就鼓动其它各校师生罢课,并到街上游行示威,找丁国清算账。丁国清闻风而逃,愤怒的师生砸坏了丁国清家的窗户,国民党灌云县党部怀疑学潮是由共产党人密谋策划,派人前来侦察,开除教师吴强(汪大同)和吴健坤,这次学潮历时十余天,在当地造成很大的影响。

 

 

 

(孙绪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