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灌云史志网官方网站!
您当前位置:灌云史志网 >> 历史回眸 >> 史海钩沉 >> 浏览文章

颜马庄勇斗常备队 后管庄怒打钱粮差

2013-9-17 2:44:55 【字体:

颜马庄(今灌南县白皂乡颜马村),原是沭阳县杨口河西秦西圩大地主秦运辅的客庄,秦运辅是光绪年间的武进士,家有15000亩土地。秦运辅吃喝玩乐,每天要抽二两多鸦片,平时盛气凌人,欺压百姓,周围群众都怀恨在心,敢怒而不敢言。辛亥革命以后,受革命党的影响,颜马庄的农民领袖廖培玺揭竿而起,一呼百应。191210月的一天早晨,颜马庄附近的千名群众手持大刀、土炮、草叉等,带着运粮工具,在廖培玺的率领下,像潮水一样涌进颜马庄,将秦运辅设在颜马庄的20多间仓库大门砸开,不到一个时辰, 40多万斤粮食全部扒光,并用12条大船运到白皂街,迅速把粮食分掉。事后,秦运辅到处告状,因当时比较混乱,县里无人受理,只好作罢。

中共李埠支部成立后,李以笑、孙如芳等根据江苏省委《江苏农民秋收斗争决议案》中关于党能够在秋收斗争中,深入到群众中去,领导他们对豪绅地主的斗争,经过这次斗争,能够发展成千成万的农民群众,为他本身利益,站在党的领导之下来”的指示,积极领导农民进行斗争。认为颜马庄的佃户受苦最深,家家都欠大地主秦运辅的阎王债,历史上就曾发生过与秦运辅的分粮斗争,群众基础好易发动。于是,他们分头走村串户去发动群众,时间不长,就点燃了颜马庄佃户抗债斗争的怒火。

1929年,颜马庄的28户佃户,租种秦运辅的28顷土地,秦运辅除了收地租外,还利用放高利贷的手段,变本加厉地剥削农民,佃户借他一斗粮食,第二年就要还他四斗,有的农民因一时生活所迫,向秦运辅借点债,债利是驴打滚,利滚利,家家债台高筑,全村28户人家,户户都欠债,少则五六百吊,多则上千吊,佃户们如牛负重,民不聊生。

1929年,中共李埠支部适时地领导了颜马庄佃户开展抗债斗争。颜马庄佃户在马凤山、马凤歧、王成玉、韩如玉的领导下联合起来,向秦运辅提出“利债扣法”问题,要求收的粮食先留下佃户的口粮,剩下再向地主交租交债,否则就不许地主到颜马庄开仓运粮。秦运辅见民众起来抗租抗债,气得暴跳如雷,三番五次派家丁、门勇到颜马庄催租逼债,都被颜马庄佃户赶走。秦运辅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就花了300块大洋雇请国民党沭阳县常备队150多人,加上自家的保家勇60多人去报复。 11月13清早,薄雾还未退,沭阳县的常备队在大队长钱旭初的带领下,马队在前,步兵在后,气势汹汹地向颜马庄扑来,阴谋对颜马庄农民进行一次血腥的镇压,达到杀一儆百的目的。颜马庄的老百姓在前一天就知道常备队要来动武血洗这里的消息,于是,李埠共产党组织和村上的长辈及有威信的人分头做好各户的思想工作,发动大家团结起来,共同抗敌,并预定了抗暴方案。

常备队和秦家的门勇在接近颜马庄时,拉开了半圆形的包围圈,向庄上一路烧杀逞凶。此时,只听庄上一阵锣鼓响,全庄200多男女老少扛着长矛、大刀、草叉、木棍,蜂拥汇集在庄子中心的一面打谷场上,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怒气。常备队的骑兵首先冲入人群中,58岁的苏大娘挺身而出迎上去,准备与常备队拼个死活,只听“叭!”的一声,苏大娘胸口中弹应声而倒,鲜血湿透了棉袄。苏大娘的儿媳妇苏二嫂见婆婆被杀害,顿时红了眼,抡起三齿钊钩,朝开枪的那个骑兵刨过去,把那个骑兵肩头上刨了三个血洞,苏二嫂用力一拉,把那个骑兵拽下马来。这时敌人另一个骑兵赶到,一刀砍断了苏二嫂的大腿筋,苏二嫂顿时昏了过去。苏大娘的哥哥,老农史永诗眼看着敌人接连打死了自己的妹妹和女儿(姑做婆关系),怒不可遏,挥臂高呼:“打死人了,乡亲们冲啊!”话音未落,抡着一把明晃晃的铡刀,砍向敌群,结果又被一枪打死,倒在血泊里。敌人的残暴屠杀,更激起颜马庄佃户的怒火。此时,马凤山、马凤歧、韩如玉、王成玉等领头人急速将群众组织成一道人墙,高呼口号向敌人冲过去,奋勇上前,夺下了常备队手中一支枪,缴获两匹战马。常备队见颜马庄群众众志成城、昂奋拼杀,钱旭初怕再战下去祸及自身,于是,呼哨一声,调转马头,撤兵回巢。

事后,秦运辅一面派狗腿子到颜马庄张贴赤色标语,妄图给颜马庄佃户抗债斗争扣上“共产党暴动的罪名,想借用政府的力量来镇压抗债的佃户,一面请人写了一封状子,告到县衙,暗地里又花钱贿赂官府,并请来东海县县长何振纲、灌云县县长窦瑞生、沭阳县县长董圣翰搞所谓三县会审,但各县县长均未承认这桩抗债斗争是“共产党暴动案件。

秦运辅控告的所谓“共产党暴动案”未占上风,其报复之心不死,遂买通土匪,经常到颜马庄寻衅滋事。1930522,抢走了曾经支持过颜马庄抗债斗争的西后庄佃户耕牛13头,又打死佃户苏文礼。颜马庄、西后庄两庄佃户义愤填膺,前后两庄佃户联名上诉,国民常灌云县政府迟迟不予处理,但以马凤山、马凤歧、韩如玉、王成玉为首的4名佃户代表坚持斗争,辛劳奔走,上诉不断,终于取得了胜利,迫使秦运辅低头认罪。1932年秋,经灌云县政府调处,秦运辅被迫答应佃户如下条件:

1、颜马庄佃户所欠债务一概赦免;

2、颜马庄抗债斗争中死难的苏大娘、崔志杭、史永诗3条人命,每户苦主得1200块大洋以抚恤家口;

3、西后庄被抢去的13头耕牛一律按时价赔偿,苏文礼被匪徒打死,补贴其殉葬费用200元;

4、马凤山、马凤歧、王成玉、韩如玉四个佃户代表,因数年奔走辛劳,各得酬金100元。

颜马庄抗债斗争的胜利,极大的鼓舞了人民革命斗争势气。

1929年夏收期间,管庄的周姓地主定下严格的庄规,不准穷人在路上拾麦子。管庄农民协会便发动农会会员组成800多人的“大筢队”、“拾麦队”与周姓地主展开斗争。地主见农民们已组织起来,十分害怕,只好低头说好话,站在路边散烟给拾麦人抽,但有组织的农民不理这一套,一鼓作气,拾麦子还不算,有的人干脆到麦堆上去抢麦子,地主气得直叹气:“天下真的大乱了,穷小子做大爷了。”农民协会的斗争取得了胜利。

1930年,春荒特别严重,农民们实在交不起粮税,国民党反动派不顾人民的死活,强迫农民交粮税。中共管庄党支部发动农民开展抗粮税的斗争。2月初,国民党新安镇公安分局派出警察和钱粮差13人,武装下乡抓人,威逼管庄农民群众交粮税。管庄农民群众在管作霖、管海萍等人的率领下,一拥而上,将下乡逼粮税的警察和钱粮差包围起来,痛打一顿,吓得他们放掉被抓的群众,狼狈逃回新安镇。

事后,中共管庄支部的管作霖、管海萍、程宝礼等人分析认为,敌人一定会派更多的人来实施报复,为了避免不应有的损失,要迅速组织农民群众分散隐蔽,避开锋芒。果然,2个小时以后,新安镇公安分局出动了一百多人,直扑管庄,妄图报复,因为管庄群众已事先转移,警察扑了个空,只好抓走庄上几个富农回去交差。同时,中共新安区委以管庄为中心,发动农民协会会员向地主、富农借粮,以渡春荒。他们提出的口号是:“借一斗,还一斗;有不借,去分粮,一粒不还。”开始,地主、富农都不肯借粮,管庄支部便组织农会会员强行扒掉富农管祝霖家的粮食,又分掉了数家小地主、富农家的粮食。管庄农会的借粮斗争,震慑了地主、富农,使贫苦的农民顺利地渡过了灾荒,在其影响下,周围村庄也先后搞起了借粮斗争。

颜马庄、管庄农民抗税抗粮斗争的胜利,使农民群众在斗争中得到了一定的锻炼。他们看到组织起来的力量,从而提高了联合斗争的积极性,鼓舞了革命斗志,有不少人后来成为共产党组织的骨干分子。

 

(孙绪文)